核心提示:她年幼结缘钢琴艺术,后来远赴顶级音乐学院留学,以其厚积薄发的学习精神和通透的领悟力取得了不俗的专业成就。专业人士评价说,王耀莹是一个杰出的青年钢琴家,她不凡的钢琴天分、自然流露的音乐性、想象力,以及光辉灿烂的技巧打动了挑剔的西方观众。

                    (王耀莹)

音乐家大抵才是上帝的宠儿,在喧嚣之外,掌握一门绝妙的语言,能够超脱时空的疏离,对时间含情脉脉,也与距离握手言和,在他们的世界里,一停一顿都是欣喜,一扬一抑皆有灵气,仿佛音符带来的滤镜让整个世界也跟着没了敌意,满是爱意。

2017年底,英国大本钟奖(The Big Ben Award)授予旅英青年钢琴家王耀莹“2017年度英国十大杰出华人青年”奖。共同获奖的还有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教授小提琴家陈佳峰、普切尼女高音歌唱家王蓓蓓以及各领域的杰出青年。这个专门针对优秀华人青年的国际评选活动旨在表扬在工作上具卓越成就及对社会有贡献的华人青年。著名钢琴家李云迪、歌手陈奕迅、歌词创作人方文山都曾获此殊荣。

(王耀莹参加演出)

结缘钢琴 始于两小无猜

如今已经获得最高演奏学位艺术家文凭,整日奔波于世界各地演奏的耀莹提及自己与钢琴结缘的过程,仍旧兴奋不已:“幼儿园时,我是学习手风琴的,看到其他小朋友演奏钢琴,觉得这个乐器又酷、又大,于是就不由地上前弹奏了一下,谁知就是这第一次触碰就弹出了旋律,于是在父母的支持下,开始转练钢琴。”

很多人在梳理自己的过去时,总会发出“幸亏当初”的感慨,但作为倾听者的局外人则更能明白,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所以,从那时起,耀莹与钢琴,钢琴与耀莹更像是一对两小无猜的竹马青梅,亲密无间,她和钢琴自相熟便意合。

2008年当英国皇家音乐学院(Royal Academy of Music)来网上真人赌场:招生,英皇的钢琴系主任、弦乐系主任以及院长和一些学术界的教授一起从伦敦来到网上真人赌场:参与这次被看作“东方选材”的招考时,早就有出国读本科的打算的她便参与了这次面试,并最终在一个午夜欣喜地接到了这个突破时差,跨越重洋的录取通知电话,就此掀起了自己的英伦求学之旅,“欧洲是古典音乐的发源地。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又是世界最好的音乐学院之一。也一直是我的梦想。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可以在世界最顶级的音乐学府学习。”

每个音乐家的学习经历不尽相同,但却总绕不过那些为此挨过的苦闷与孤单,耀莹自然也不例外,不过除去提及本科时,每天除了大量练琴,还要上好多学术的课,比如西方音乐史,Keyboard Skills(要把乐队谱简缩成钢琴谱然后弹出来等),Aural(相当于国内的视唱练耳),乐理,音乐教育时微微皱起的眉头之外,她似乎对这段经历乐在其中,因为如今看来这正是她从学音乐的学生慢慢转变成一个演奏家的一个宝贵的过程。

伯牙子期 以乐会师会友

有人说,音乐家的道路注定孤独,要背负很多不解与苦闷负重前行,但也有人说音乐家间形成的情谊最为牢固,他们以音符寻找同频伙伴,以乐感形成吸引磁场,在音乐路上的他们始终能够相互理解,亦师亦友。

除去无时无刻不表露的对音乐满满的爱意,耀莹最常提到的就是在她的音乐学习之旅中,那些曾经、现在、未来长久影响她、陪伴她、鼓励她的老师和朋友们,与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家朋友一起弹重奏,开音乐会始终是她最美好的回忆。

耀莹本科期间的老师是著名的英国钢琴家、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教授科林-斯通(Colin Stone),曾评价耀莹的琴声“有着很少有的好听的音色”,而他作为钢琴家的妻子更是称赞耀莹有着“非常自然而且温暖的声音,让她非常难忘”。由于耀莹出国时年纪尚小,所以这位教授不仅在技艺上给予着耀莹专业的指导,更是在生活中像父亲一样体恤着自己这位年纪轻轻便出国追梦的爱徒:上学期间,到教授家聚会吃饭,生病了,帮助自己注册医院…也正是因为身边自己敬爱的老师及朋友们的鼓励,如今的耀莹才能够在音乐这条道路上坚定且毫不动摇地一直走下去。

本科毕业后,耀莹凭着自己出众的成绩和表现收到了来自六所世界顶级音乐院校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及奖学金,不过最终她还是选择留在伦敦在英皇(Royal College of Music)与国际钢琴大师,英国皇家音乐学院院士戈登·菲格斯-汤普森(Gordon Fergus-Thompson)教授继续深造,在耀莹看来,他是对自己音乐生涯影响很大的人,这位阅人无数的大师曾经评价耀莹是她这一代最有天赋的年轻钢琴家之一。与大师学习期间,耀莹积攒了大量曲目尤其是法国作品。而在技术提高方面,耀莹更是神奇地感慨:无论遇到什么问题,只要Gordon Fergus-Thompson教授看到,立马就能解决。亦师亦友的教授还时常与耀莹一起探讨音乐,也许这就是音乐的魅力,能够跨越身份与年龄,寻找藏匿于音符间的心有灵犀。

后来去圣三一音乐学院读艺术家文凭的耀莹更是师从前钢琴系主任,古巴钢琴家及多个国际大赛评委戴尼斯·阿尔曼·哥伦比(Deniz Gelenbe)教授,这位培养出多位世界大赛获奖者的教授没有一般音乐大师的严肃,耀莹口中的Deniz Gelenbe教授更像是个非常的善良,善解人意的奶奶,用她独特的方式将耀莹对于音乐的理解与曲风的把握引到了更加纯熟的道路上,并帮助她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演奏风格。

钢琴系主任Peter Tuite同样是耀莹音乐道路上也是不可不提的一位,这位爱尔兰音乐家,是个非常棒的艺术家、诗人、学者,才华横溢。尤其在艺术造诣上给了耀莹很多指点。耀莹更是意识到弹琴就像讲故事,要多看书,各方面的书,要把自己的经历和人生都弹到音乐里去。而如今的耀莹正在践行着教授的教导,在演奏与人生之间寻找着最佳的契合点。

除此之外耀莹曾得到过多位世界著名音乐大师的指点,其中包括 Mitsuko Uchida(内田光子), Christopher Elton(克里斯多佛埃尔顿), IIana Vered, Hamish Milne, Norma Fisher, John Perry, Pascal Roge, Pavel Nersessian, Pascal Nemirovsky, Olivier Gardon等国际知名的音乐大师。

认定舞台,便要从一而终

舞台,可能只是方寸之地,却足以使人为之偏执与着迷,对于耀莹来说,这是展现她的音乐的地方,最是纯粹、高贵且不可侵犯。

王耀莹从7岁开始登台,后来更是在英国及欧洲的著名的音乐节及音乐大厅举办独奏会及重奏会,也曾与多个交响乐队合作演奏协奏曲。2013年曾受邀参加意大利著名的佩鲁贾国际音乐节,并在意大利举办多场音乐会。2014年被竞争激烈的伦敦大师班(London Master Class)录取,在伦敦举办多场音乐会。同年从全世界来自20多个国家的80多个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被选在世界最著名的皇家节日大厅普塞尔大厅演奏。15年与搭档韩国大提琴家凯瑟琳-李被邀请在”未来之星”系列音乐会( K-MUSIC, Rising Stars)进行演奏(被邀请在这个音乐会系列演奏的都是国际上最优秀的年轻音乐家们)。16年爱尔兰钢琴大师安东尼-本(Anthony Byrne)听完她演奏的贝多芬协奏曲第三首评论道:“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美的第二乐章,开头令人窒息的美妙,她有极高的音乐天赋!”2017年耀莹在与西班牙小提琴家Elena Abad组成的“BonDuo”四月获奖后进行了一系列重奏巡演。后耀莹又被法国尼斯国际音乐节(Academie international d’Ete de Nice)以及意大Montepulciano音乐节等很多著名音乐节邀请。

迄今为止,著名的皇家节日大厅(Purcell room, Royal Festival Hall )国王大厅( Kings Place ),施坦威大厅( Steinway Hall ),史密斯广场圣约翰大教堂(St John’s Smith Square),圣詹姆斯皮卡迪利(St James’s Piccadilly),圣马丁田大厅 (St Martin-in-the-fields)等著名音乐大厅等均记录着她举办独奏会及重奏会的荣耀。

凭借着精湛的弹奏技艺及浑然天成的艺术表达,耀莹也获得过很多音乐奖项,其中包括:2017 The Leonard Smith and Felicity Young Duo competition冠军,雅马哈钢琴比赛二等奖;2018 John Longmire piano competition及Alfred kitchin piano competition钢琴比赛决赛奖,Trinity Laban Award Scholar(圣三一学者奖), Trinity College London Scholar Award(圣三一学院学者奖)等……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获得其中任何一个奖项都会兴奋不已,但耀莹却将所有的闪耀都装到了自己的故事里。

舞台之于她或许早已不陌生,但即便如此,耀莹坦言,每次登台之前,自己也仍旧会紧张,因为于观众而言,演奏现场或许正是他们逃脱喧嚣生活的异度空间,在这里没有争论、没有竞争,只需聆听,甚至不必思考,而作为演奏者的耀莹扮演的正是带领观众通往这方天地的引路人。在她看来,上台即是一种承诺, 完美无瑕的演奏才足以兑现这个承诺,这不仅是来自演奏者的工作要求,更是来自音乐信徒的虔诚信仰,对舞台、对热爱,从一而终。

家国情怀,爱就要大胆说

在这个热衷玩味的时代,人们对于严肃总是表现的嗤之以鼻,甚至关于“家国情怀”、“国家使命”都显得似乎淡然,但如果你曾有过留学经历,你会发现这种对于祖国和家乡的热爱会有多么的强烈,它是任何娱乐性的快感无法腐蚀掉的坚硬,足以让人动容。

尤其对王耀莹这样的演奏家来说,也许出现在世界面前的第一个标签,正是她的黄皮肤与黑头发,也正因如此,她倍感压力的同时也干劲十足,“作为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女孩,我感觉到自己的责任,用古典音乐展现我们东方人对西方文化的接纳和诠释,展现我们独特的美。外国的观众都对古典音乐很尊重。他们都很欣赏古典音乐家。每次演出观众们反响都很好。一次弹完音乐会后一个外国老奶奶握着我的手流下热泪说这是她听到过最感动的音乐会之一。我也很高兴观众可以感受到我的内心,与我产生共鸣。我一个黑发的东方女孩可以让那些金发蓝眼的人感动,我也感到了中西方文化的融合。”

音乐无国界的交流方式让曾经因此而受益的人都感慨不已,尤其对于常年在海外奔波学习、演出的耀莹来说,这种通过音符带来的超越国界的心灵交流长久以来都让她倾心不已,所以,在耀莹的朋友中,有来自世界各地,各行各业的人,耀莹最喜欢也最擅长的方式,就是为他们弹奏,用旋律代替语言来表达真心与爱意。

在国内接受音乐启蒙教育,在国外接受古典正统音乐教育, 耀莹身上既有着东方的音乐神韵,也有着西方的演奏传统,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本身就是被中西方两种音乐理念与技艺共同培养出的演奏家,当然,更难能可贵的是,她能够通过自己的理解,将两种不同的文化以一种无缝衔接的形式加以融合、表达,最终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就是浑然天成。